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公司新闻

万字长文|医疗大健康投资究竟是蓝海还是红海?跨界到底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发布日期:2017-12-11

        ——选自清科“投资界”

       医药行业区别于其他行业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它的周期性比较弱,在风险来临的时候,下降的抗跌性比较强,遇到风口的时候,上升通道虽然没有其他的行业快,但是它比较稳健。

  暌违2017年,股权投资市场现状几何?哪些经验需要碰撞、分享?2018风往何处?新一年,VC、PE有哪些策略变化?行业里,又将缔造怎样的商业传奇……

  2017年12月6-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举行,汇集股权投资界巨匠精英,以趋势、策略、行业角度剖析这个时代。

  在“大健康产业投资2.0”圆桌论坛中,高特佳投资集团主管合伙人胡雪峰海达投资董事总经理、合伙人陈巧,景林CEO兼合伙人高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陆潇波远毅资本合伙人杨瑞荣,仙瞳资本执行合伙人杨晓明中新融创董事总经理张长勇安龙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赵春林共同参与了讨论。

  以下是嘉宾精彩观点:

  1、医药行业区别于其他行业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它的周期性比较弱,在风险来临的时候,下降的抗跌性比较强,遇到风口的时候,上升通道虽然没有其他的行业快,但是它比较稳健。

  2、除了一些刚性需求外,在消费升级的概念下,医健领域还有很多弹性需求的机会,围绕高端的、不同层次的、多样化需求的一些医疗服务机构,或者说是公立医院有益补充第三方的医疗机构,应该享受到政策的暖风。

  3、抓住医疗服务机构在整个医疗服务的环节,必须要沉下去,通过医疗服务向医药、器械,向检测各个领域延伸

  4、无论哪一家伟大的公司,其核心竞争优势一定是技术和创新。

            QQ图片20171211145301.png

        胡雪峰: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高特佳投资集团主管合伙人胡雪峰,非常高兴也感谢清科提供机会,台上各位嘉宾能够在一起交流医药大健康领域的投资。高特佳投资集团目前专注于投资医药医疗大健康,我们在这个领域耕耘了16年,从投资领域来看,在制药、医疗器械、诊断试剂、医疗机构和医疗美容这些领域都已经有比较多的布局,累计到现在也投了70余家企业,我们也有自己的上市公司博雅生物。医疗器械领域投了迈瑞医疗,我们也曾经是迈瑞医疗的创始股东,医院这一块投了上海美华,在这个领域,高特佳是全阶段布局、全产业链来进行投资。高特佳提出来的理念,就是大健康投资的广度,还要有产业运营的深度,我们是产业+资本双轮驱动来在这个领域进行深耕细作。

  台上七位嘉宾也都是非常重量级的投资界大佬,各位大佬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基金、投资理念,还有自己的对健康领域的一些想法。

  陈巧:我从事医疗大健康有11年时间,海达投资主要在医疗大健康和大智能两个方面做布局,我们现在投了50家企业,已经IPO的企业有9个。海达聚焦行业、集中投资;不追风口、价值投资;既看赛道,也看赛手;不求规模、精益求精

  高斌:我是景林CEO、合伙人。我们在二级市场力度很大,今年二级市场里有三个产品是在私募排名第一、第二、第三。当然我们在一级市场也是比较成功的。景林是2003年进入大健康领域,在仁济医院集团公司我还兼任总裁,最高峰时托管了20多个医院。投资投了凤凰医疗,第一家登陆资本市场上市的公司。我的感觉是,医疗行业是一片蓝海,这个市场是大有可为的。

  胡雪峰:高总是一、二级市场通吃,也是全产业链布局。红杉资本更是业内的翘楚,陆总介绍一下自己。

  陆潇波:我是红杉资本的医疗合伙人陆潇波,红杉比较出名的是投资互联网领域,投了非常多明星项目,其实医疗应该说也还是不错的,但是没有办法,主要是互联网的光芒太闪耀了,医疗这一块我们其实没有主动的去做宣传,但实际上红杉从2007年就已经开始投医疗了,现在也有十年的时间,目前累计投资医疗项目也已经超过了70。过去大家对医疗的印象是周期比较长的领域,红杉从2016年开始,已经有一些优质项目开始步入收获期,2016年健帆生物贝达药业两家上市,今年有华大基因和再鼎医药在纳斯达克上市,还有药明生物在香港IPO,另外,有三家在排队,还有5、6家企业会在今明两年报会。我们看到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一些非常优质的龙头企业开始逐步进入了退出期。

  红杉过去在医疗领域的投资策略,其实有一定过去的互联网基因,对于头部公司或者是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是比较愿意去投资的,所以我们看到红杉在医疗各个细分领域的龙头,基本上都能覆盖到。

  未来在医疗方面的投资策略,我想除了要把握住龙头,当然还要在更多的重点细分领域,去做进一步的深挖和深度的研究,然后更系统去寻找优质项目,我们不仅仅是有龙头,还是还有更细分领域的龙头。说实话,医疗领域比较不同的是,不大会出现像互联网领域赢者通吃的局面,我们不仅仅投某一个细分龙头,在各个细分领域你都要认真去学习、研究,去布局。也很高兴今天有机会能够跟大家做交流,未来我们会继续在创新药、精准医疗还有高耗材医疗服务这几个细分领域进一步做重点的布局。

  杨瑞荣:远毅资本去年成立的,专注在医疗和金融两个行业,从三个合伙人的经验和背景来讲,我们认为这两个行业有很多共同之处。第一都是在消费升级之后所带来的健康需求和金融需求。第二,这两个行业与国家的政策息息相关,在政策变化过程中我们把握这样一个投资机会。第三,这两者对技术要求非常高

  谈到医疗健康,我们也是抓住几个非常细分的领域研究更深、更透,在基因测序和各种测序技术的应用层面有很多的布局。第二个大的方向,是以进口替代和国内创新为主的医疗器械设备,还有核心耗材这样的领域。

  第三,基层医疗为主的移动医疗。移动是一个技术,怎么样为传统的医疗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看重的一个方向。我们在基层医疗、处方药,还有在流通领域抓住了一些机会,也在布局。

  杨晓明:我是仙瞳资本的杨晓明,我们专注在生物医药、医疗、还有民生安全、生物医疗科技这几个主要领域进行耕耘。仙瞳资本最早期是做了一些孵化器的工作,起源于对早期项目的投资,近几年我们加大了对VC行业的布局,也取得了一些成绩。目前来讲,我们将继续在精准医疗、生物医药等方面继续投资。

  张长勇:中新融创是一家针对成熟企业和上市公司进行大比例股权投资的机构,我们希望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提供很好的金融服务、资产并购等,支持企业转型升级,提升他们的财务实力和公司价值。在医疗健康领域,我们投资的逻辑起点有两个,第一个逻辑起点是助医者实现价值,帮助医生更有尊严地去执业。我们关注几个方面的投资,第一是医疗辅助诊断技术,更加智能地帮助医生,第二是可以让医生看得更多、看见真相,比如云影像技术;第三就是武装医生的双手,手术机器人可以大幅度延长职业寿命。第二个逻辑起点就是给病人提供更加便捷、优质和价格合理的医疗服务。这是我们投资的方向和蓝海,就是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医疗和医保控费,我们投资的一个重要逻辑就是赋能基层医疗

  赵春林:我是安龙基金的赵春林,安龙基金投早期项目。我本人是学生物学,做科研出身的,原来在实验室里待了将近十年的时间,后来在辉瑞工作了几年,之后在美国待了13年,2003年回国,刚开始做医疗器械的代理、做销售,公司卖了之后做投资,2011年先在国科嘉和做合伙人,后来在康桥资本,去年年初成立了安龙基金。安龙基金是一个早期基金,投三个方向——医药、医疗器材、医疗服务,智能医疗,我们也比较看重。

  安龙基金特点是,我们几个人都是创业出身的,都有医疗相关专业背景。去年投的20多个企业里面,有三四家还是跟创业人员一起成立的公司,跟他们一起找到一个合适的领域,找到一个很有前途的方向,比如安龙脉德,天海安龙,安龙基因等,是我们基金跟创业者一起开的公司。

  医疗大健康,究竟是蓝海还是红海?

  胡雪峰:在座八位嘉宾基本上都是医药专业背景出身,或者有部分投资人是金融背景出身的,还没有完全跨行业,但是大家都知道,最近几年几乎所有行业的投资人都开始涌入医药大健康领域,造成了这个领域其实一直都很热。那么这个领域目前究竟是处于蓝海,还是处于红海,这个领域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多的关注?

  与此同时,国家又不停出台了一些新的政策,比如说对审评审批速度的加快,对海外国际临床数据中国可以承认、可以使用,在中美同时申报。还有一致性评价的深入,还扩大到了注射剂,中药的再评价,还有对一些辅助性用药的这种限制政策的出台。还有一些利好,中国制造2025对医疗器械的利好,这些可能都会为大健康产业带来一些新的变化,这些新的变化必然给我们带来一些投资机会,但是也可能对有些企业是很大的危机。

  在这么大的环境变化之下,这个领域怎么去投资,怎么去经营,或者怎么去更好把产业和投资结合在一起,促进大健康领域的发展。请海达的陈总先讲一下。

  陈巧:我觉得医疗大健康行业是受政策影响非常大的一个行业。这两年以来,政策处于一个动荡期,对于行业内的企业来说,几家欢喜几家愁。从两个角度来分析,先从消费端和支付端来讲,这两年一个重大的变化,大家到医院去看病,发现药便宜了,然后就是医院有药占比,或者是耗占比方面的限制,可能我觉得这一块对整个医疗主市场公立医院来讲,对它的消费结构,或者是业务结构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会带来整个行业内的一些投资机会转变,我觉得以药养医的这个局面首先要破除。医院在补偿机制还没有完全到位的情况下,可能会寻找一些新的业务的机会。

  简单来说一句话,我觉得凡是能够为医院提高效率,或者是降低成本的产品或者是服务,我认为都是有机会的,这是一个大的说法。从供给端来讲,医疗行业的供给侧深入的改革,创新应该是一个主要的主命题,就是对创新的鼓励。尤其是对医疗器械创新的鼓励,应该也是今年比往年的力度都会更大。包括对于临床方面的一些制度改革,这个政策应该是一个组合拳,从研发到整个注册报批,这一系列配套的措施,会对一些创新的器械、创新药还有像制剂出口领域都有很大的利好。以前做一致性的评价口服制剂,还有注射剂的再评价,这些措施会给一些踏踏实实做科研,一些优质的企业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另外从政策来讲,现在十九大之后,将全民健康提到一个国家竞争力的高度,这对于一些分级诊疗、基层医疗存在很多机会。除了一些刚性需求外,在消费升级的概念下,还有很多弹性需求的机会,围绕高端的、不同层次的、多样化的人们需求的一些医疗服务机构,或者说是公立医院有益补充第三方的医疗机构,我觉得应该享受到这个政策的暖风,应该我们会去重点关注的地方。

  胡雪峰:这个话题很大,政策变化很大,因为时间比较紧,每个人选一两个关注的点,你觉得这个政策变化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高斌:医疗这一块的市场规模很大,去年的市场规模是3万多亿,今年好像是快5万亿的规模,2021年快到13万亿,未来五年大概复合增长是27.2%。胡总说的这个文件,我总结为:放松管制,资源下沉,鼓励创新

  景林13年前就深耕于医疗,对这个问题的理解很深刻,抓住医疗服务机构在整个医疗服务的环节,必须要沉下去,通过医疗服务向医药、器械,向检测各个领域延伸。我们称之为“根据地”,就是你按根据地的打法往下做,这样可能找到一些细分领域的龙头,然后投下去,这是景林的一个独特的做法。

  陆潇波:我个人感觉,大家都涌入到医疗健康这个领域,短期会有一些泡沫,或者估值上有压力,但同时要看到泡沫本身带来的好处,就像当年的互联网泡沫一样,只有互联网的泡沫才能吸引更多优秀创业者来创业,才会有更多好的创业环境,才会有谷歌等这样伟大的企业出来。医疗也一样,有了更好的环境,有了更多的资本进来,中国也就有可能会成长出伟大的公司,所以从大的格局来看,也有它带来好的一面,对于创业者实际上是一个更好的环境和机遇。

  对于医疗健康行业投资而言,我觉得要求更高的就是专业性,医疗有太多细分市场,有很强的专业产品和技术。不是说资本一上来就完全覆盖了,专业性一定是一个很大的壁垒。从投资人的角度,需要不断去学习,不断提升自己对于这个行业未来发展趋势的判断,专业技术的方面更加深入系统了解,然后形成更强的洞察力,这个其实对投资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另外我感受比较深的一点是创新,投资人主要投未来,现在互联网领域阿里、腾讯这些中国公司已经和美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很接近了,但是生物医药领域中国目前市值最大的公司也还只有3百亿美金的市值,而对比全球最大市值的生物医药公司强生是3千多亿美金,那么中国再过10、20年,未来有没有机会产生的伟大的生物医药公司出来?所以从大的逻辑上看,差距越大,未来想象空间就越大。无论哪一家伟大的公司,其核心竞争优势一定是技术和创新。国家的政策一定是站在更高的视野去推动生物医药领域的创新发展,在生物医药领域,我国与美国的差距还是很大的,目前国家的政策给了很多的支持,资本也在给很多的支持。我相信注重技术创新的公司未来会更有机会。

  从红杉的角度,过去的基因一直是属于尽量投得最早,成为创业者最重要的投资人,在变化到来之前,需要能够提前做一些布局,所以我们未来的投资理念,技术和创新永远是最重要的一个基石。当然除了这个基石之外,团队、未来选择的技术方向也要符合未来大的市场逻辑。现在虽然有很多热潮,有很多热钱,大家会感受到这样的压力,但是最核心还是怎么做好自己,因为虽然有很多的项目,其实每年你能投的项目总是有限的,投好自己的那些项目才是最重要的。

  杨瑞荣:讲到政策层面交流的时候,大家对中国政策过去的评价发生了很显著的变化,原来是多变,政策层在变,最近几年大家确实看到这种监管跟市场的角度,走得越来越近,监管能够容忍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中国的监管现在有一句俗话,叫“让子弹飞一会”,有一些乱象,要让你跑一会,跑出来了之后,再做一个重要的决定,金融行业是这样,医药行业也是这样。从医疗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不能完全看政策,政策对我们指导也非常重要,更关键的东西是政策的导向和市场的导向怎么样做到完美的结合,我们相信市场的力量慢慢会把政策的方向引导上去,这两个方向一结合,这上面就会看到比较大的机会。

  杨晓明:前面几位嘉宾都讲得比较详细了,我想就这两块的问题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个观点,首先一个关于红海和蓝海的问题,红海的话在中国来讲,应该是一个在正常不过的现象,对于各行各业其实都是这样。作为投资于医疗领域的投资机构,可能很容易出现一拥而上的局面,我们认为只要有足够的专业能力和技术优势判断能力,大家总能发现一些面向蓝海,优质的项目和企业。

  第二个就是政策的变化,首先医疗行业是一个受政策监管很严格的行业,中长期来讲对行业发展和行业中的公司发展是有利的情况,当然对部分的企业应该出现一种冲击的状况。所以它是一个双刃剑,会逐步促进行业当中的优势企业的优胜劣汰的过程。

  除了医药行业本身的一些政策,其实我们还应该关注到整体金融政策,以及IPO政策方面,比如说发审委最近都有一些大的变化。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其实它是有利有弊的,可能对于某些机构来讲,他投的一些企业刚好赶上这个政策的趋紧的阶段,也许会撞上枪口。

  张长勇:我觉得对于投资而言,这是一个红海市场,对于创业者而言,这是一个蓝海的市场。钱多政策好,就是创业者不够,这是我的一个感受。我看到基石资本投资合伙人讲到,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其他的创业者,不是其他的企业,而是资本。他讲投资药店,拿20亿用资本+团队的方式,找不到合适的创业者,就自己干了,就是资本+团队,医疗创业的门槛还是比较高。很多人都盯着搞医疗AI,我还是建议大家多关注基层医疗服务市场,中国所有的医疗卫生机构加起来是98万家,只有2.9万家医院,有20多万家社区服务中心和诊所,有46万家药店,去年全年的诊疗人次79亿里面,其中有41%是在医院里,55%是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里。新进入者要在哪些领域来切,我还是一个建议,更多的人进入到基层医疗,能够给老百姓提供更加优质的价格,更加便捷的服务,也是我们投资的目的。

  赵春林:现在是医疗创业最好的时间,我跟在座好多位都是学生物出身,2003年回国的时候,自己也想开公司,在中关村当时政府给了10万元,现在投一个公司,到地方政府都是几百万和上千万的融资,钱往这个领域涌,然后很多人出来创业。现在做医疗投资的人都开始专业化,要么是学这个行业,要么在这个行业里面做了很多年的,投资人专业水平要求高一些,另外就是对投资人往早期看的可能更多一些,你不能在后面摘果子,pre-ipo,把钱往里面放,现在是卖方市场。

  对于基金来说我们走两个方向,一个是往门槛高一些的地方,就是新药研发,我们最近投了很多新药研发的公司,并且很多是外企的高管自己出来创业。另外一个就是往早期走,现在我们跟很多公司一起开新公司。我们尝试一个新药研发的模式叫科辉创新,好多外企不想开研发中心,我们以中国科学院的资源,跟他们一起建立新药研发的孵化器,因为安龙基金股东是中国科学院,以中国科学院的资源,与辉瑞建立了科辉创新,辉瑞帮助我们把药从国内走到国际市场,这是我们的一个尝试。我想跟在座的各位朋友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医疗创业的机会,并不是要大家看红海、蓝海,我觉得钱多对于创业者就是好事。对于投资人来说,对你的要求就更高一些,第一你要往前期看,第二个,你要做得更专业一些

  跨界是不是一个伪命题?

  胡雪峰:总结下来,我们认为医药大健康领域市场广阔,大有可为,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争论他是红海还是蓝海,我都觉得至少现在还为时尚早,我们预测未来整个大健康产业规模8万亿,从现在算到2020年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我始终认为长远来说它一定是蓝海,而且还在保持年均20、30%的高速增长,这个也是医药行业区别于其他行业的一个显著的特点,它的周期性比较弱,在风险来临的时候,下降的抗跌性比较强,遇到风口的时候,上升通道虽然没有其他的行业快,但是它比较稳健。高投入,高监管,高门槛,还有一个长周期,这个还是比较显著的,所以这个领域大有可为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从所有目前政策变化来看,鼓励创新,淘汰传统的制药企业、传统的品种,淘汰低端仿制,鼓励研发人员扎扎实实去做自己的研究,这个是所有政策出台的目前最核心的关键点。

  第三,对我们投资人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投资人究竟是不是专业,你对这个产业链研究有多深,你能不能擦亮眼睛寻找独角兽,寻找优秀的项目,扶持和孵化优秀的项目,这个是对投资人的专业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广度提升认知,我们既要关注大健康的广度,更重要的是看深度,你有没有产业背景和专业背景,我们叫深度创造价值。把大健康产业剥开来,每个细分领域你培育出来,你才是这个行业的领跑者。

  所有的创业者和投资者,医疗大健康是一个高度责任感的领域,牵扯到国计民生,要有更高的社会责任感。无论是创业者、投资者,还是从事工作的基层工作人员,都要扎扎实实去伪存真,踏踏实实做好医药医疗,我们要回归本质治病救人,最后才是经济效益,应该坚守这一点。

  赵春林:我们觉得真正的客户是医生,病人在医疗体制里面的话语权还是很少,医生的话语权很多的,你做什么样的事情,能不能劝动医生?安龙基金里面投的很多项目,创始人至少是医学或者是药学背景出身的,他能够有沟通的语言,然后再用自己的方法提高医疗的效率。我认为不管什么东西进入医疗产业,最后都是要以医生和医疗界的人来牵头做的公司,我才投

  高斌:什么叫创新?创新一个是深度,专业以后再转度,再就是广度。医疗行业是很专业的,原来是比较封闭的,现在随着管制的放松、投资市场逐步开放,跨界越来越多,我认为这个现象非常好。我是搞金融出身的,我管理医院的时候非常有感触。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大家要把握一个基本点,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你熟悉的是你的基本点,但是跨界之后,再以这个眼光再看另外一个领域,这个时候你的眼光完全不一样了。

  杨瑞荣:我本人跨的金融和医疗两个方向,说到大健康,我觉得跨界是一个伪命题。我从2004年开始做医疗方面的投资,也包括消费和技术方面的投资,我发现在过去几年,整个医疗健康产业在不断的发展,有两个方向在往纵深走,一个是新的技术进来,AI+医疗所谓的跨界,其实不是跨界,是互联网、AI等所有的技术,对现有医疗健康的补充,或者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健康产业发展得足够大,需求足够细分,产生了更大的投资机会。

  第二个角度,其他行业的发展,比如说金融行业或者是医疗行业也存在跨界,因为原来整个支付体系全是以社保为主要的支付体系,随着这种医疗支出越来越大,社保支付体系越来越不能满足大家的需求,产生了新的一些保险和医疗相结合,这其实也不是跨界,是自然的延伸而已。

  张长勇:我换“协同”这个词可能更好一些,梅奥诊所的理念,第一个是协作,第二个是信任,医疗和什么东西都可以协作。樊代明院士讲医学的概念是大于科学的,医学有宗教、有心理、有社会的因素在里面,医学和任何科学协同都有机会。

  陆潇波:我是市场出身的,很多问题很现实,无论什么样的模式,万变不离其宗,要能产生真正的刚需,或者是产生应用级的产品,通俗来讲企业要产生收入和利润。还需要真正解决临床的痛点,无论是病人还是医生,要愿意付费,很多时候都是大家想象的场景,而到了付费这个场景,没有人给钱都是走不下去的。有人真愿意给你钱,能产生很好的收益,一定是很有价值的东西,这是最重要的。

  杨晓明: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科技、文化和医疗的结合,一直都存在的,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不能强加在里面,本身就是密不可分的。

  胡雪峰:医疗领域欢迎跨界的人,跨界的思维,跨界的经营者来冲击我们这个传统行业。但是我们更希望跨界是融合,运用其他行业优秀的经营方式,来推动医疗健康产业的发展,这是第一。

  第二,我们还是要抓住医药和医疗的本质和主线,无论概念是什么,形式是什么,医生和患者是两个关键点。你能不能解决医生的痛点,能不能解决患者的痛点,最终患者能不能得到更高效,更及时,更有效的治疗,这是医的根本。药的根本是什么?药有三大特性,安全性,有效性和可及性,安全性和有效性是专业人员解决的问题,可及性是跨界人员解决的事情,这样能够实现跨界和传统专业人实现有机的整合,把这个产业能够推向更快,更好,更高效的发展。

  非常感谢在座的各位嘉宾,也感谢各位朋友,希望有机会能够有更多的交流,谢谢大家!



走进海达
公司简介
投资策略
投资业务
资讯中心
公司新闻
企业新闻
投资案例
IPO案例
并购案例
重点行业
基金管理
基金管理
投资团队
投委会
投资团队
加入海达
加入海达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留言反馈

微信二维码

版权所有 2017 天津海达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津ICP备11005034号-1
技术支持:快帮云